搏击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 第六十八章 夹缝求生

2020-02-14 07:42: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 第六十八章 夹缝求生

杀戮校区之立血求道第六十八章

“沈泽川?你是沈泽川?!”

随着常飞白脱口而出,兜帽男摘下了兜帽,正是沈泽川,只是让常飞白无法理解的是短短几天时间,沈泽川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的他是个塌肩膀、五短身材的猥琐男,而现在则是个高大健壮的冷漠巨汉。在他脸上,再也找不到以前那些浮夸的神色了,有的只是冷静到极致的淡然和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杀伐戾气。眼袋青黑而黯淡无光,与之对比鲜明的依旧是他的皮肤,依旧是白色的,只是相比以前的嫩白,现在的他却是惨白,泛着菜色的那种乌突突的颜色,面部有些地方居然长着一xiǎo块一xiǎo块的褐色斑迹,常飞白知道,那东西分明就是尸斑!!

常飞白先是惊异,继而是呆滞,最后无奈地垂下了头,苦笑着无话可説。

沈泽川见常飞白这种反应,笑了笑,抬起右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左手手背,説道:“变成这个样子确实是我始料未及的,为此我也纠结了很长时间,你也觉得我这样子不好看,是吧?”

“的确不好看,不过这不是重diǎn,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是选择了……自杀?”常飞白的思路一时间有些乱,他现在甚至不能依靠常识来判断沈泽川目前是人是尸。

“恰恰相反,我并没有选择自杀,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想了很多事,你确实説服了我,这无关于值不值得。”沈泽川説道:“人确实应当为有意义的东西而生,但绝不能随意义的丧失而一起沉沦和放弃,所谓人生不正是在不断寻找有意义的东西中成长和体现自我价值的么?如果自暴自弃的话,如果自甘堕落的话……如果就这么不思进取的话,那跟咸鱼又有什么分别?”

“别乱学星爷的梗,”常飞白不耐烦地插话道:“这不适合你。”

“事实上,我花了不少时间在调整状态上,正如你之前所説,我还是惹上一个大麻烦,之前不久有个被我勒索的家伙是南校区捞偏门的一个大混子,跟南校区最大的混混组织甚至都有较为密切的往来。”

“跟天道社有关的人么?”

沈泽川diǎndiǎn头,继续説道:“就这么一个难惹的主儿,居然是个什么都不在乎的混人。早在几天前就放话要弄死我了,在他打探到我的住处之前我就通过一些手段得知了这件事,所以我赶紧把以前发出去的悬赏单子给退了,除了给赏金联盟支付完违约金,我拿回了全部家当,你説的没错,红人馆只是替罪羊,没有人会真正关心凶手是谁,通过屠宰弱势绝对是攫取利益的好方法,所以这样一来还真没有谁能够顺理成章地拿到我的悬赏金,这也算是万幸吧。”

“……”

“后来,我拿着全部身家通过校方渠道兑换了特殊体质,也就是在这之后没多久,我跟那群混混遭遇了。很显然,他们是要置我于死地的,虽然我旧伤在身,但是凭借特殊体质的优势,我丝毫没有再添新伤,反而让让他们吃了大亏,哼!这些渣渣们!”

“跟这种人扯上关系,你怕是要惹上不死不休的麻烦了。”

“你説的没错,这并不算完,他们早晚会再来找我,于是我换了住处,伺机而动,谁先抓住对方对方的命门,谁就会在这所大学继续活下去。只要我摸清了他们的主要成员,我就会先出手逐个抹杀掉,只有那样才能永绝后患!”

“沈泽川,你……”

“呵呵,是不是很可笑?往常我哭着喊着要自杀,现在呢?真被人往死里整了,却又舍不得死了,呵呵!”

常飞白看着眼前的沈泽川,説道:“沈泽川,你变了,比以前强硬了太多,我很难想象当初的你会有一天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不过也只有这样,你才能活着把旧账撇清。”

“是呀,活着真好,当有人凶神恶煞般逼着你去死,你就不会这么想死了。况且,你哥哥的事我知道一些,不瞒你説,你现在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倘若你现在就横尸在这个落魄旮旯里,你还真就不如一个暗恋卖肉场场主并为之殉情的丝。”

常飞白一听,不禁眉毛一扬,冷哼一声,问道:“何以见得?”

沈泽川正色道:“因为你心系牵挂,而我是孑然一身,你哥哥可不希望你如此废柴,他肯定对你寄予厚望吧?就算你人前多么的失败,他也一定会在你最失败和自卑的时候不断激励着你吧?你背负着这么厚重的意志寄托,就以这种方式死掉,你甘心么?你甘心让那些看热闹的垃圾们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看完你哥哥这部悲壮的战争戏,然后回头看你这懦夫的喜剧片?”

“那你又比我高明在哪里?”

“我?我是为了塔玛的爱情!”沈泽川郑重地补充道:“崇高的爱情!”

常飞白没有调侃沈泽川,而是陷入了沉默,是啊,一个xiǎo人物尚且都参悟了这活着的意义,自己又执着些什么呢?人生在世几多春秋,倘若真就连这短短的几十年都白白舍掉,那死了又有什么意义?只有活着才能承载着自己和别人的意志向目标迈进。自杀,只是一种逃避和解脱,不敢面对和担当的懦夫行径,当他一次次遇到挫折时,唯有兄长在他身旁左右打diǎn,唯有父母为之操心,倘若放弃这生存之道,那哥哥常飞展所留给他的一切也就真的宣告终结了。

“沈泽川。”常飞白开口了,声音里充满了坚定和平静,再也没了之前的浮躁和狂乱。那双眼睛里重新闪出了睿智的灵光,一扫之前的迷茫和木然。那眼神,只有坚定地盯住目标的人才会拥有。他接着説道:“你皮肤真白!”

见常飞白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沈泽川不禁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常飞白已经解开了心结。的确,当常飞白只要一涉及到哥哥常飞展就会心绪大动,只要稍加激励就会迎刃而解,之所以会沦落到自杀这个地步也无非是身边没有一个帮他及时开解的人。看着昔日曾救过自己一命、而今又被自己救了一命的常飞白,他欣慰地笑着从嘴里挤出一个百感交集的字:“靠!”

见常飞白已经从低谷中脱困,沈泽川开始转入正题:“不管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当务之急必须要活过两三天,在那之后你就有机会提升生存资本了。”

“这有什么用,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哥尚且不能躲过这一劫,我又能怎样呢?”常飞白苦笑一声,接着説道:“你大概还不知道我哥惹上的是谁吧?”

沈泽川説道:“我当然知道,求道学院武力最强大的组织,学生会。以及最近刚刚崛起的一股校园黑势力,天道社。”

“是南校区最大的暴力社团组织。”常飞白更正道。

“嗯,最大的。”

“你既然知道是他们,我又能怎么办?或许学生会只会针对我哥,而天道社可不会那么中规中矩,那可是黑势力,一旦牵扯上,不死不休,如果跟你所説的那样只需要活过两三天这么容易,那……”

沈泽川张口打断道:“不要太高估自己的价值,像它这么庞大的组织才不会把你列入主要攻坚的计划书里,加上火龙班已经瓦解,大势力之间的矛盾肯定会在这个时候慢慢暴露出来。”

“我能在这夹缝之中求生?”

“是我们,”沈泽川纠正道:“从现在起是我们

,而做到保命这一diǎn只需要稍微动一下某些关节即可。”

常飞白问道:“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况且你还没沦落到我这个地步呢,我们俩的处境完全不同。”

沈泽川説道:“很快就会相同了,你不觉得我现在所处的境域就是以前的你么,看似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供挥霍,但山穷水尽仅在一夜之间。你甚至都没来得及跟你哥见上最后一面吧?”

常飞白一听到常飞展的事,心中不禁没来由一阵触痛,纵然已经走出低谷,那也无法对这事释怀,沉默片刻他才缓缓説道:“是的,我甚至都没来得及为他践行。”

“哦,看来你知道你哥这一战是必然的了?”沈泽川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常飞白,説道:“你确实让我有些意外了。”

“不仅如此,我还知道我绝对不能插手这件事,只有这样我才不会给学生会落下口实,短时间之内,我只需要应付天道社即可。”常飞白继续説道:“但是虽然计划是如此长远,但天道社的强大完全超过了我的想象,我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毕业了。”

沈泽川看着常飞白,许久才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虽然在他那张长着尸斑的大白脸上显得十分诡异,他説道:“看来……你比我要预想的要强很多,我早先真没有看出来你居然有这样的想法,还以为你是个畏战的胆xiǎo鬼呢。也许……你会比你哥哥还要强也説不定吧。如果你并不是天道社那几个混混口中所説的废柴,我相信你还是挺值得托付的,毕竟你如果要是死掉的话,我还是很麻烦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