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选条小路在上海游走

2019-06-08 04:2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宝宝咳嗽流鼻涕
宝宝咳嗽流鼻涕
宝宝咳嗽流鼻涕

倏地降了七度,天气稍冷,不过在冬天这个季节,倒也舒服。一如既往的阳光明媚,天空蔚蓝,像倒悬着一片海。路两旁的法国梧桐,虽未感觉有风吹过,叶子一直晃个不停,阳光就在此时一闪一闪,洒在地上一片金黄。周围车来车往,行人匆匆,偶尔遇到个绿灯,瞬间被裹挟进人群,小步跑向马路对面。诚然,毫无目的的人,确实容易这样被别人引向一个未知的方向。

然而细想一下,也不是自己毫无目的,而是目标太大,只是想在上海这所城市随便走走,既身处其中,便不再纠结于哪条马路,或是哪个弄堂。率性地一次闲逛,讲求攻略或是计划反而会成为一种束缚。

没有人会漫无目的地旅行,那些迷路者是希望迷路。街头的一切,熟悉而亲切。临路而设的摊铺小店,招呼各路食客,便利店隔段距离便有一家,大小玩意儿生活必需通通找得到,水果其他卖家散布其中,随着人进人出,活泛了一线生意。偶尔遇上几家叫卖,操着浓浓的乡土口音,表达着那份原汁原味。再加上腾起的热气缭绕飘散,你再沉寂乏闷的心,都能被一下子调动起来。生活总要在某个时刻某个地方,用最直白朴实的方式,提醒你活着所需的那份生气与奔头。豪车甚至跑车呼啸而过,也不妨碍人力三轮慢慢驶过前面的路口,还有几个老妈妈扶着小巧的电动车不紧不慢地往来穿梭。人人都有种节奏,或缓或急,相安无事,城市的包容也就在此。

走小路线,自然要穿巷走弄。寸土寸金绝非虚言,一墙之隔,就如另一个世界。那边还车水马龙,喧嚣尘上,这边居然清闲静谧,曲径通幽,换了一副天地。时至下午,自然看不到正午的景象,在三层挑高的两栋楼之间,树木虽不高大却如养尊处优后后尤为繁密,外来的阳光只能趴在楼顶,丝毫走不进这块腹地。都说上海人小气,但还应该加上一句,那就是精致。小气不是贬义,精致确实引人羡慕。前进后退一步间,生活方式变化自如。在只有几步宽的小院里侍弄花草,不失雅趣;独坐几尺宽的阳台约会阳光,倒也浪漫。赶上在门口的水池中洗菜,只需探探头,就能与邻居打打招呼。若弄堂口再有个小吃,几步路远,想想都舒服惬意。每个人都有个小家,但转念一想,周围又何尝不同属于一个大家呢?

每条小巷,每条弄堂,很深,我知道,这是出故事的地方。上海是多元的,万花筒般,这自然不是外滩那种灯红酒绿、流光溢彩,在这里或许更多的是,黑白胶片。多伦路上的红色记忆,现如今已成各种教育基地。行走其间,很难想像它最初的模样。后人总是试着揣摩与还原,可怎样都不会体会到那份心惊动魄与险象环生吧。倒不如索性侧耳贴近墙砖,抑或抚摸摆放其中的书凳桌椅,心若有波澜,可能就是所求的答案。

遗迹从不会死亡,只在慢慢衰老。一个城市所受的疮痍,从不因越发繁华就此治愈。它永远保持一种隔世的淡漠,深沉矗立。新潮的装饰打不动它,嘈杂的声音吵不醒它,若是赶上坏天气,反而感觉更适合它。它拒绝了所有的救赎。唯独遇上今天的天气,当温暖的阳光照下来,想象中冰冷的建筑,哈,欣欣然,焕发出一副新模样。建筑的生命,起初属于建筑师,但灵魂,仿佛自然更懂,也更能慰藉。枪炮声已成历史,那些封存在建筑里的孔痕,火药味该散了吧。

看历史遗迹,要选白天,最好在好天。这样,心情赶上或低落或沉重的时候,不致于一时无法排解。而去书馆,则喜欢选在夜晚,隆冬尤妙。一书馆,足以温暖一座城。买张车票,哪怕奔赴几十里外,像去赴一场约会。到时夜幕已降,在逶迤辗转几条马路后,泛黄的灯光铺满脚下的路。她,已在眼前。虽没有热情的拥抱,但却足以告慰这般寻找。推门而入,一股热流先是扑面,旋即又钻进心里。找一本书,靠着窗户坐下,打开桌上铜制的台灯,去邂逅其中每个文字。闹中取静,兼得一份沉稳。我忘了曾有多少日子,为各种琐事缠身,怅怅然不由身。如今在异地他乡,一飘摇客,如亲人立身侧。

砝码的分类知识
常用电力金具中字母所代表的含义
风冷与水冷的氙灯老化试验箱,它们之间区别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