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七四一章 会合

2020-02-14 16:09: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七四一章 会合

……

蓝月山脉峡谷入口附近,正有一群超过五六十人,静静地在一座峰顶上等待。

其中主事者大约五六人而已,几乎全是筑基期修士,而一旁整齐列队者,则都是炼气颠峰修士,一眼看来

,便知惟有军队才能维持如此纪律。

而核心的六人当中,惟有一女子为炼气颠峰,但感觉与其他人并非一伙,只是身份应该相当特殊,才会处身在核心的圈子里头。

这女子赫然就是柳芯雨的贴身影卫澄姐,只是其看来心事重重的模样,低着头不知正在想着些什么。

一旁站着的正是**倜傥的小郡王俞任封,其正眼望着天边,似乎在搜寻着什么,只是脸上不时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在迟疑了半个多时辰后,终忍不住带着点怪罪的语气,开口说道:"妳家小姐到底是去接什么人?这与我们当初所说的并不一样吧。"

澄姐似乎因小郡王的开口回过神来,随即察觉到了小郡王的不善语气,便蹙起眉来说道:“不一样?!我家小姐说好了会带一个人同行,又有哪里不同了?!”

“带一个人同行,指的不正是澄姐妳吗?!那么现在,她又是去找什么人来?!”俞任封质疑着说道。

而澄姐一听,一股莫名的怒气便是涌了上来,语气也是转为了冰冷,反驳道:“我是小姐的贴身影卫,本就与她形影不离,难道这点还需要特别提起吗?我看是小郡王你有所误会了吧。”

澄姐最烦心的,便是柳芯雨已晋升到筑基初期,而她依旧停留在炼气颠峰境界,不必别人多说些什么,她自己也知道,已没资格继续待在其身旁担任影卫。

可虽然这种情况早在预料当中,但是当其真的发生以后,还是令澄姐感到失落与茫然,毕竟她从小陪伴着柳芯雨长大,如今必须分开,顿时感觉人生失去了主要目标。

若不是因为现在还待在青岩郡中,炼气颠峰者出手较先天修士没有顾忌,否则此行她也不适合一起随行。

但小郡王如此一讲,仿佛挑明了她没有担任影卫的资格,等于直接踩入了澄姐的禁区,所以根本不给小郡王什么面子,澄姐带着怒意直接驳斥说道。

俞任封心中则冷哼了一声,不过在他达到目的之前,也不想多生枝节,只好安抚着说:“那便算是我误会好了,不过妳可晓得她会带来何人?”

“这点我不便多说,反正小姐来了你就知道了,有什么问题你到时再直接问我家小姐吧。”

澄姐依旧沉着一张脸,不愿多说,不过她确实也不知柳芯雨去找何人,因而心中是更加的憋屈与难过。

小郡王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他已是很好声好气地跟澄姐讲话,却不想她回答依然如此之冲。

本待就要发作,但其身旁之人,已是先挺身出,喝斥道:“哼,妳这般对小郡王回话,未免太过无理了吧,妳不过就是护卫的身份而已,况且如今修为都被主子给超越了,恐怕连护卫都要干不成了,自己得晓得一点分寸才是!”

“你……!”

澄姐感觉像是被人伤口撒盐一般,下一刻便要失去理智爆发开来,但就在此时,半空中传来一声骄喝:

“放肆!”

声音传来的同时,一道凌厉的气劲,迅雷不及掩耳地朝着出言不逊的修士袭去,竟令其毫无闪躲余地的,一掌便扇在了其脸上。

“啪!”

声音轻脆而响亮,那名修士一脸惊容地抚着脸,踉跄地退后了数步,虽然这一巴掌并没令其受伤,但他可是筑基中期的修士,没想到竟然会避不开这一记攻击。

而且其在郡王府里的身份地位,也着实是不低,现在却当着六十名炼气颠峰的黑卫面前,被掌殴得连退了数步,脸面实在可说是完全扫地。

不过当其抬头向声音来源望去,只见一道水蓝色身影由半空中闪现而出,一眨眼便落在了澄姐之旁。

正是那柳芯雨恰巧赶至,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并立即就透过行动,将维护澄姐之心给表露无疑。

那名被掌殴的修士,虽然是心中生起了满腔的怒火,但见到了来人之后,也是变得敢怒而不敢言。

除了晓得柳芯雨身份尊贵之外,刚刚那一记攻击,是令其完全无法看透,因而生出了忌惮之心。

同时小郡王也频频以眼神示意,逼得其只能忍辱负重,将一口气给硬吞了下去。

“柳姑娘,别跟我的下属一般见识,他也是护主心切,才会在言语上有些冲撞了澄姐。”小郡王赶忙出言打着圆场。

“我与澄姐就如亲姐妹之般,下次若再让我听到有人出言不逊,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柳芯雨转身去牵起澄姐的手,同时冷着声警告说道。

而那名被掌殴的修士,则是咬着牙心里暗道,“让我在众人面前,出了这样一个大丑,哪里算是客气了?臭丫头,啐!”

“哈哈,柳姑娘莫要生气,在下可是已等了许久,不是说还有一个人随行吗,怎不见跟妳一道过来?”小郡王只好转移话题说道。

不过他心里也着实感到讶异,他一直注意着半空中的动静,却没发觉柳芯雨竟已抵达。

小郡王也是在三个月前,才晋升到筑基初期,因为他晓得凭着炼气颠峰的修为,是不可能压得过柳芯雨的。

其修炼天赋也并不差,三十岁左右年纪,已在炼气颠峰蓄积了两三年之久,加上郡王府不缺天材地宝,要突破先天境界本就是水到渠成之事。

只是他没想到,柳芯雨从神域初境回来,才不过经过两个月而已,竟然也是突破到了先天境界,甚至实力还稳压了他一头。

但这样是更坚定了他要得到柳芯雨的决心,无论是她本人或者是太上雩情诀,都是无比令人垂涎之物。

而且如今计划有变,他只要不顾一切地得到她的人便行了,不用再去顾忌会否惹怒了南炎皇,而将他父亲的郡王封号给拔除。

“人已经来了,准备动身吧。”柳芯雨语气平淡地回道。

“人已经来了?!”闻言,小郡王反而脸色大变。

其立即偏头望向了筑基后期的护卫头子,只见他也是蹙着眉,望向半空来回搜寻,显然也是没发现有其他人的到来。

心里都不禁有些骇然,这是什么隐匿气息的秘法?!

就算是结丹期修士,也不可能将身形与气息都藏匿得如此完美吧?!

“咳……抱歉,让诸位久等了,在下见此处风景不错,所以便沿着山道,用步行的走上来了。”

众人一听见了声音,纷纷回头朝后望去,只见一名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正从背后的山道漫步走来。

其自然便是易庭了,只是因为不想暴露太多,所以在柳芯雨现身之后,便绕至了背后的山道,闲庭信步般地步行而至。

而这时,郡王府诸人反而是神情一松,原来人根本就不在空中,难怪灵识搜寻了半天,连个鬼影子也没有找到,看来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不过当灵识往易庭的身上一扫,众人又再一次脸色微变,因为其看来不过就二十出头而已,赫然也是一名筑基初期的先天修士。

这还是因为易庭炼体,体魄较一般人壮硕,加上在神域初境中待了六七年之久,已完全脱去了少年的稚气,但实际上骨龄,却也才十七八岁而已。

这时就算易庭已经刻意隐藏修为与实力,却令小郡王不得不对其感到忌惮,强压下了内心的波动,带着僵硬的微笑,向柳芯雨问道:“柳姑娘,这位是……?”

“在下易庭,与柳姑娘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易庭抢先地说道,并且眼光直视着小郡王,毫不掩饰眼里的挑衅之意。

不过小郡王身边之人,在易庭报出自己的名号之后,便又纷纷地露出了讶异的神色,因为易庭的大名,在这几个月来,早已传遍了整个青岩郡地域。

不但是位三品的天才炼丹大师,并且还一招就击败了这次试炼大比的第一,神剑宗的曲颜华,所以毫无争议的是,其几乎可算是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无疑。

原本郡王府高层中,还有许多人在积极讨论,要如何才能将这名惊才绝艳的少年,给招揽到郡王府里。

但没想到的是,他竟与柳芯雨‘关系很好’,并且柳芯雨还默认,没有任何的修正辩解,所以看来关系确实并不简单,因而招揽之事也不必考虑了,光是小郡王这关,就不可能同意过关。

“柳姑娘,妳要这名小兄弟同行,是用意何在?”

小郡王则是根本没想起易庭是谁,他耳中只有‘关系很好’这个关键词儿,那已令他十分的不爽,说什么也不能让易庭一起同行。

“说好了我会多带一个人随行,至于用意为何,应该不需要多做解释吧,不过说给你听也无妨,他是能够帮我摘取雪莲子之人,所以我才必要带着他一起去。”

柳芯雨并未显现出什么不悦的情绪,小郡王的反应早在其预料之中,只是平淡却不容置疑地说道。

“摘取雪莲子的方法,郡王府自然是有所准备的,所以此人就没必要一起同行了吧。”俞任封也是强硬地说道。

不过柳芯雨却是冷笑了下,回道:“郡王府有方法可以尽管去取,能否获得雪莲子便各凭机缘吧。若是小郡王你不愿意领路,那么本姑娘也不是非得领郡王府的这份人情不可。虽然言城主掌握的消息是没有郡王府多,但想必不出几个月的时间,也能够确切地找到冰心雪莲的所在吧。”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