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第一仙皇 第208章 挨揍了

2020-02-14 21:16: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第一仙皇 第208章 挨揍了

风羽是沒法说了,每次回來都会面对顾千愁惊人的问候,

他坐在了桌子上,道:“老顾,你嚎,你继续嚎,”

燕依依回头看了一眼风羽的样子,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个微笑说是倾倒众生也不为过,眼波如水,迷迷离离,回眸一笑百媚生便是如此,

风羽一下子看呆了,燕依依也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风羽,两人相视,沒有发出任何动静,

“少爷,你回來了,”怜儿一下子跳进了风羽的怀里,

燕依依立刻回过头來,眼中充斥着冰冷,风羽尴尬的看向怀里的怜儿,脸顿时红了一片,

顾千愁见怜儿都來了,这时才反应过來,

风羽道:“这位就是王道高手燕,燕姑娘,”

仓皇间,风羽直接称呼燕依依为燕姑娘了,顾千愁立刻低头作揖,“见过燕大人,”

王道高手就是王道高手,不管她是一个小孩还是一个老头子,只要到了王道境界,就说明他的实力已经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不管到哪都会受人尊重,

怜儿从风羽的怀里跳了出來,怯生生地看向了燕依依,她在天秀宗呆的时间不短,王道高手的概念她十分清楚,

怜儿道:“见过燕姐姐,”

燕姐姐,风羽强忍住了笑意,毫无疑问,燕依依看起來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

而她的实际年龄估计已经数百岁了,如果真按照岁数叫,怜儿叫她一声奶奶都不为过,

燕依依对怜儿道:“好一个俏丽的姑娘,”

怜儿回了一句,“谢谢姐姐夸奖,”

风羽看在眼里,很显然,怜儿刚刚那一句姐姐把这位燕姑娘叫高兴了,

风羽朝怜儿使了一个眼色,怜儿立刻退下了,风羽的意思,只要一个眼神她就能明白,

既然这位燕主喜欢装年轻,那就叫她盐姑娘吧,风羽打定主意,过去道:“燕姑娘,事不宜迟,我们去看看病人吧,”

燕依依轻轻说了一个“嗯,”,旁边的顾千愁道:“多谢燕大人,”

燕依依皱眉,“你谢我干什么,”

顾千愁吓得都快跪下了,道:“顾某多谢燕大人出手相助,”

风羽上前插话:“燕姑娘,中毒之人就是老顾的儿子,”

燕依依不是傻子,她能看出來,这个顾千愁以风羽马首是瞻,是风羽的一个下人,

她心中有些疑惑了,为了一个下人去请一个王道高手出手,欠别人的人情,这值得么,

经风羽一说,顾千愁立刻跑到了前面带路,沒几步路他们就到了那间小屋子,

在病榻上的顾长生,风羽他们已经司空见惯,而燕依依却是第一次见,她当场就惊呆了,

燕依依喃喃道:“这,这孩子还活着,”

顾千愁恭敬道:“承蒙天佑,孩子还活着,”

不过风羽的下一句话再次将燕依依吓住了,“长生躺在这张床上已经有十年了,毒力也侵蚀了他整整十年,”

燕依依看向床上几乎是腐尸的顾长生,同风羽第一次见到顾长生一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走走近了病榻,黑衣护卫被一道强大的气流推开,这是王道威势,

她感应到顾长生身体中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可以判定,这个孩子确实沒有死,

突然间,燕依依爆喝:“蜡烛芯,”

她的声音震得风羽的耳膜都在颤动,但是风羽又不好直接指责她,现在可是他求这位王道高手办事,

风羽道:“是蜡烛芯,”

燕依依看向了顾千愁,道:“蜡烛芯只有鬼门才有,你得罪了鬼门了,”

顾千愁诚惶诚恐,道:“是,”

燕依依冷冷道:“给一个孩子下毒,也只有鬼门下得了手,”

风羽心道,下得了手的人多了去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他过去解开了阵法,停止了外部道力的输送,

同时,风羽吩咐:“老顾,你们先出去,你们修为太低,若是待会剧毒弥漫你们会受不了的,”

顾千愁和他的黑衣护卫退了出去,他们修为太低,又不懂医术,留在这里反而是添乱,

首先,他把黑色的摄毒丸放入了顾千愁的口中,然后再解开了他的留阳术,让顾千愁恢复知觉,

燕依依已经行动,道则丝丝缕缕垂下,渗入顾长生体内,为他护住了身体,

这是一个高难度的事情,换做一般的化境大修都不行,

因为一般的化境大修根本无法修出这种天地间的道则纹络,沒有道则纹络何谈护体,

燕依依好歹也是一个活了数百年的王道高手,不需要别人吩咐,她自会知道提供少量的道力给顾长生延续生命,

那颗摄毒丸在进入顾长生口中后,化成了一道毒力,它迅速游走至顾长生全身,

这个时候,蜡烛芯的毒力涌现出來了,两道毒力开始了相互抗衡,

风羽睁开了天眼通,观察顾长生体内的毒力情况,

蜡烛芯的毒力扎根在顾长生体内十年之久,根深蒂固,与摄毒丸展开了大碰撞,

这是最激烈的时刻,也是最为关键的时刻,

风羽不忍看到结果,将眼睛移向了一旁,他看向的正是燕依依的方向,

燕依依见风羽眼中符文交织,金光闪烁,知道他开了天眼通,

这个时候看我,燕依依心中一个慌乱,散下的道则颤抖,

砰,燕依依一不留神,在顾长生的小腹处爆开了一个口子,

燕依依叫道:“拿开你的眼睛,”

风羽这才明白自己刚刚做错了什么,心中直念不好,这下子又闹误会了,

他刚刚确实沒有看燕依依,他只是不想看顾长生出现生死抉择的那一刻,

风羽立刻看向顾长生,他黝黑的皮肤变成了灰色,骨髓变回了正常的白色,

再也沒有蜡烛芯的毒力焚烧他的精气了,蜡烛芯的毒力全解,

现在顾长生体内只有少量摄毒丸的毒力残留,唯一缺憾的就是,刚刚他的小腹上开了一个口子,这已经成了永久性的伤害了,

但是,现在顾长生有了明显的呼吸节奏,可以说再无性命之忧了,

风羽将解毒丹拿出,解毒丹拿出,一股芬芳充满了小屋子,

这是祛除摄毒丸残余毒力的,而且还能帮住顾长生恢复精气,补全肉身,

这一颗丹药,风羽花费了大半个晚上,炼废了几十份药材,

丹药轻轻放入了顾长生的口中,化为了一股强大的暖流,滋养百骸,

刚刚燕依依不慎让顾长生的小腹破开了一个口子,这时她就在一旁为顾长生炼化药力,

顾长生的手、脚、躯干迅速被药力弥补着

,这并不是那颗丹药能生死人肉白骨,而是因为燕依依修为高,在帮顾长生滋养修补肉身,

最后,药力被全部炼化,顾长生的精气足了起來,心脏跳动的频率和强度都增加了不少,

只是,十年毒力的腐朽早已让顾长生不成人形,尽管刚刚燕依依帮他修补了肉身,

可他还是不能恢复到之前的样子,除非他的修为到达王道四级的境界,那个时候就有机会重塑肉身,

燕依依收功,风羽再次道:“多谢燕姑娘,”

突然间,顾长生睁开了双眼,直勾勾地看向燕依依,

他的双眼像是停滞住了,留在了燕依依的身上,在那双眼中,有感激,有惊艳,有赞叹,有心醉,

最后那双眼睛像迷失了一样,里面居然露出了深深的渴望,

在那双眼睛中,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眼前的那尊美人,

渐渐地,顾长生的眼睛闭上了,他是很不甘心地闭上的,他很想多看燕依依一眼,但是他的身体不允许他看,他太疲惫了,睡了过去,

风羽看燕依依脸色不对劲,他知道刚刚顾长生那陶醉的眼神惹恼了她,便安慰道:“燕姑娘,你放心,他沒有天眼通,”

风羽的情商委实太低了,他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现在一说,燕依依又想起了刚刚风羽看过來的眼睛,

还有之前在大殿中,风羽眼光闪烁,用天眼通将她看了个遍,

燕依依顿时觉得羞愧难当,她扬起了手,

啪,风羽被这一耳光直接扇出了门外,燕依依火了,他沒有天眼通我知道,但是你有呀,

刚刚你看什么看,沒看过呀!

燕依依心中有火,可风羽心中更火,怎么的了,又莫名其妙挨打了,还是扇耳光,

你是王道高手也不能这么埋汰人吧,虽然我是一个合道期的小修士,可我还是有尊严的,

你帮我救人,我是欠你人情,但并不意味着我可以任你欺凌,

风羽从地上爬起來,怒气冲冲的走进了小屋中,同他一起进去的还有顾千愁,

顾千愁是飞奔进去的,公子都被弹飞出來,那长生怎样了,难道失败了,

风羽对燕依依怒目而视,燕依依也是很郁闷,占了便宜还卖乖,沒见过你这种人,

她拿出了一张空间卷轴,在白光中消失不见了,她是不想再见这个无耻至极的王八蛋了,

风羽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心道:走了,是理亏走了么,走了更好,免得小爷我管饭,

旁边的顾千愁看到顾长生的样子,当即朝风羽跪了下來:“多谢少爷救命之恩,老奴今后唯少爷马首是瞻,死而后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