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奇门散手 第五百零四章女高中生身上的官威

2020-01-18 09:04: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奇门散手 第五百零四章女高中生身上的官威

许梦飞坚持不要。几番争执下来,秦格格不再强求了。

因为对方跟她是同样的人。一旦拿定了主意,就很难改变。

虽然许梦飞拒收那件首饰,但也算是间接证明了一些东西。

身为高中生的秦格格在派对当中随便推出一个游戏就能抛出价值十几万的东西,因为她是富人,她玩得起。她们家有钱,她不在乎钱。

但这个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的人要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挣出这么一件首饰。

很多爱慕虚荣贪恋物质金钱享受的女孩子别説钱数过万,就算是为了几百几千块,她们都能出卖自己。将尊严廉耻道德踩在脚下。

现如今,能通过正当手段得到一件价值十几万元的东西,可她拒绝了。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之所以拒绝,或许会因为周围的朋友们都在,人多,不好意收。也或许是因为女孩子家脸皮薄,有天性的矜持在内。

可秦格格知道,许梦飞绝对不在此列。她之所以拒绝,原因只有一个。她对这种档次的珠宝首饰不陌生,甚至经常接触。当然了,也可以这样理解。因为她不喜欢,所以这种东西在她的眼中跟路边的砖头瓦块没什么区别,不存在物质上和金钱上的所谓价值。

难道她跟自己一样,都是那种不缺钱的人?

接过许梦飞递过来的四个锦盒,将它们捧在怀里,然后挑出那件装着红宝石项链的首饰盒,秦格格忽然道:“飞飞,你知道这盒子里的项链价值多少钱吗?”

“不清楚,但我估计最少也得十万以上。单单项链坠子上面镶嵌的那块红宝石就值这个价钱。”

“那你又知不知道现在很多公司白领为了能给自己或者女朋友,妻子,情人买上一件这样的首饰往往要辛苦五六年?很多情侣之所以拍拖了多年不结婚甚至最后闹分手,就是因为男方买不起结婚戒指?”

“......这些我不是很清楚......哦,大概吧。”

秦格格将手里的锦盒举在眼前转了两下,模样娇憨可爱地歪着小脑袋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收呢?你参与了游戏,而且作为赢家,胜利者,你有权得到自己的奖品。再説了,就算你不喜欢,可以送人,再不济,转手卖掉也是一大笔钱呀?”

秦格格最后这句话,让周围的人脸色都为之一变。她或许是无意,但以她秦家大小姐的身份説出这番话来,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就带有了侮辱性。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周围都是男的,而且对方又是个女孩子。脸儿小的很可能当场气哭。

秦格格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微微眯起,樱唇两侧的精致嘴角上翘,脸颊酒窝浮现,笑容中带有些许顽皮。她这副表情落在许梦飞身侧站着着的唐宁他们这些人的眼里,心里几乎同时一动,这丫头是故意的!

她要的就是看许梦飞会如何反应。真是个妖精!

唐宁,猴子,石头他们这几个熟悉许梦飞性格的人,这个时候都下意识地向后挪了挪脚步。彼此用眼神快速交流。

“小丫头把咱大班长惹毛了啊。”石头一脸唏嘘。

“好像很长时间没看到大班长身上散发王八之气了呀?”猴子扶了扶眼镜,眼神充满期待。

“滚,你们家张小妞身上才有王八之气呢!俺家飞飞那叫官威!”唐宁嘴一撇。

他这话一diǎn也没説错。眸子渐凝,俏脸微微沉下来的许梦飞身上的确隐隐地散发出来了一种叫“势”的东西。加之她的身体被灵力淬炼过,精气神诸多方面早已超越了普通人。平时看不出来,可一旦情绪上引起了波动。就会使得周身泛出的这种看不见的、无形的“势”增强加大。

这种势在当官的人身上存在,叫官威。在真正的富豪有钱人身上也存在,叫贵气。在某一知识领域当中站在巅峰的人身上同样存在,叫威望。在军人警察身上更是存在,叫威慑。

许梦飞生长在官宦世家,父母长辈,身边的亲戚绝大多数都在当中任职。而且掌权的也不在少数。长期耳濡目染之下,她的动作习惯上自然而然的就会沾染模仿一些官员身上才有的东西,也就是老百姓眼中的官威。

许梦飞气质骤变的一刹那,白杨,柳旭,欧瑞的眼神同时跟着变得异样起来。许梦飞这种变化后的气质他们太熟悉了。因为他们的父辈就是高官。自然知道许梦飞身上徐徐散发的气场正是所谓的官威那种东西。可是怎么可能呢?

她虽然很漂亮,姿容绝世,倾国倾城。但也是个高中在读的小女生啊?又没有在部门担任要职,她身上怎么会有官威这种东西?太荒谬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使劲揉了揉,然后猛然瞪大眼睛看去......

象牙般莹白,似有光泽流转的娇嫩俏脸上精致的眉头微拧,黑漆漆的明眸异常的清澈明亮,淡淡的粉色樱唇微抿,微抬的下颏使整张鹅蛋形脸孔透出一股子拧劲儿。玉颈似天鹅般流转延下,玉润锁骨,继续......胸部不敢看,怕眼珠子掉进去拔不出来,纤细腰肢,一抹长裙,衬着婀娜俏挺的身材,端的是白衣如雪,气势惊人。

他们没看错,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名叫许梦飞的转学生自身散发出来的气场的确是官威,就算一个人感觉错误,但不可能三个人都错。

白杨,柳旭,欧瑞三人也下意识地向旁边挪了挪脚步,不是他们三个不仗义,而是在各自的父亲面前怕习惯了。目睹同样的官威,心肝控制不住地打颤。完全是大脑没发令,身体自己的反应。

“格格,很多话不能随便説,容易让人听了误会。”许梦飞心头微恼,不自觉地拿出了大班长的范儿,导致自身气质骤变,声音虽然依旧清脆,但清冷了很多。

许梦飞的气场强大,慑人。但她对面的秦格格好像没什么反应,只是俏丽天生,甜美妩媚的脸蛋绽放出来的笑容在两枚小酒窝下显现得愈发甜腻诱人。让人恨不得将之搂在怀里很嘬一口。

许梦飞清冷,气场强大,无形中散发出的排斥感不容人接近,亵渎。是官威。当然是假冒的,大班长的范儿嘛!

秦格格妩媚,诱惑力惊人。周身辐射出来的俏丽气质与大气雍容结合到了一起,是贵气。这可是真的,人家本来就是千金大小姐哟!

一红一白,两人气质迥异,但同样出色,少见。千里无一。

对视了十几秒钟。忽然。

秦格格开心的笑了。古人用珍珠落玉盘来形容女子清脆甜美的声音。喜欢用黄鹂脆鸣来形容美妙的歌喉。而此时大厅内飘荡着的笑声用这些来形容都一diǎn不为过。因为秦格格真的很开心。最近这些年,头一次这么开心。笑,也是发自内心的笑。

到了这种时候,已经不需要再从对方的身份去证明什么。身份够,档次够。肯定家世不凡。那么她在学校里就不用担心因为自己那张漂亮的脸蛋惹来麻烦。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直奔主题,真刀真枪的促使对方催马上阵!

但现在要做的就是必须马上消除误会。否则就不好收拾了。

秦格格忽地止住笑声,认真地对许梦飞道:“对不起,我收回刚才的话。同时,我,秦格格正式向你发出全方面挑战!”

......

夜色漆黑。周围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这里地处京郊,没有高速,而通往市区的公路上很长一段距离才设置两盏路灯。远处有繁星diǎndiǎn交相闪烁的各色灯光,但照不到近处。

公路左侧二十多米外的树林内消无声息的停着一辆车。车内隐隐有人声传出来。

“怪了。都这么晚了。那小子怎么还没过来?”

“木风,你当时是不是看错了?”

“不会的,绝对不会错!蓝青,干咱们这一行的,眼光绝对要准,要毒,所看到的一切都要清晰地印在脑海里,而不是单单记住就可以。”

“那他有没有在秦家留宿的可能?”

“不错。我忽略了这种可能性。真该死,白白耗掉了几个小时的时间。”

“不急,我始终觉得,正面下手不是最好的方法。咱们即使能控制住那个叫唐宁的小子,但万一他要是抵死不开口怎么办?到时还不是一样拿不到东西?而且也很容易暴露咱们的身份。”

“那你的意思是?”

“别忘了。我是千面妖狐。可以化身千百。”

“我明白了。走,回去。不过,这事儿得抓紧了。咱们也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否则的话,很难保证上头不会因此对你我产生怀疑。”

“嗯。”

与此同时,在市区一座高档酒店内,也有两人在房间内密谈。

一位身材高大,西装革履的四十来岁中年人,梳着整齐锃亮的背头,脸盘方正,印堂宽阔,眉毛浓重漆黑,举手投足间气势不凡。带有成功人士的架儿。一位身穿黑衣,秃dǐng,脸颊消瘦,眼窝深陷,颧骨高突的鹰钩鼻老人。

(ps:这两天有diǎn卡文,暂时先一更,等过两天再恢复正常。)

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长春看牛皮癣哪里最好
中国nk细胞治疗医院
清远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肇庆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